竹溪新聞門戶——歡迎進入竹溪新聞網!
加入收藏設為首頁在線投稿
新聞中心視頻中心鄉鎮頻道部門頻道
文藝頻道信息超市理論頻道大美竹溪 健康頻道網友社區旅游頻道民生頻道
新聞熱線: 0719-2729868 廣告熱線:0719-2729868
朝秦暮楚地自然中國心
當前位置:>文藝頻道>溪城文化

10个复式7:文學評論:寄情鄉土鄉音鄉情--淺談阮家國鄉土小說的藝術特色

時間:2019-11-13 16:30

群英会复式中奖规则 www.iqgxfu.com.cn 黨世根

鄉土小說,就是植根于鄉土,呈現未經雕飾的鄉村圖景,描述醇厚濃郁的鄉村生活,表達深情質樸的鄉村情感,筆觸普通農民的心路歷程。本文通過對阮家國鄉土小說中的細節描寫、人物刻畫、環境描寫等賞析,淺談阮家國鄉土小說的藝術特色。

一、細節是小說的血肉

凡有經驗的作家都懂得在作品的細節描繪上傾其全力,匠心獨運,不如此,便創造不出動人心弦的藝術形象。人們都有這樣的體會,有時讀過一部作品,內容、故事甚至人物都忘記了,而一些精彩的細節描寫卻始終烙印在讀者的記憶里。有人把作品中的細節比成人的血肉,這是十分精當的。

阮家國的鄉土小說取材于平凡樸素的鄉村日常生活,一個個真實、生動、新鮮的細節描寫,即令是很微小的,也往往勝過大段大段的故事情節的敘述和眾多的人物對話。逼真的生活細節在他的鄉土小說中俯拾皆是。讀過阮家國的小說《餃子》(發表于《星火》2009年1期)的人,恐怕何時都不會忘記心靈手巧、聰明賢惠的劉春秀做餃子揉面時令人叫絕的細節描寫:“她把麥面倒到桌面兒上,攏好,右手從面堆子中間下去,扒開一個圓窩,慢慢朝里兌水,一點兒一點兒兌水。水全都滲透到面里后,她雙手開始用勁兒揉, 把碎面坨朝攏揉,揉成粗糙的大面坨,再從里邊兒扒出碗大一坨,揉,顛來倒去,反反復復地揉。因為用勁兒,她的胳膊一屈一伸,肩一聳一聳,腰一閃一閃。”“她很揉了一氣。粗糙的面坨,被她揉成了溜光水滑的面團。她直起身來,用右手手背攏攏頭發,左手抓起面團,拍到右手上,又從右手朝左手拍,這么拍幾拍后,她把面團甩到桌上,抓起來,又甩下去,再把面團擱到桌角角兒上。”咀嚼和品味這段細致入微且充滿生活原味的細節,我的眼晴濕潤了,我仿佛回到了童年,看到母親揉面搟面皮包餃子的情景,勾起對鄉村生活的美好回憶。

真實是小說的生命,同樣也是細節的生命。編造的虛假的雷同的細節只能使人物蒼白無力。恩格斯在他的關于現實主義的著名論述中,首先著重強調的就是細節的真實。而這種真實性又必須服從典型化的原則,即細節的真實必須以揭示生活的本質為出發點,塑造典型環境中的典型性格,從而展示和深化作品的主題思想。這樣,就使得它同自然主義的所謂細節的真實有了本質上的區別。

成功的典型化的細節不是輕易能獲得的,它是作家長期慘淡經營苦心追求的結果。這樣的細節遠比那種概念化的對人物進行千言萬語的介紹來得精彩有力得多,它常?;嵴瓜殖鲆砸壞筆囊帳跣Ч?。又如《涼橋》(發表于《當代小說》2013年5期)在表現情竇初開的林青樹和郭云蓮暗戀時的一個細節就是如此:“他去上茅廁,模模糊糊看見郭云蓮從那邊兒過來,他就愣了好一下兒。他的右手在衣裳荷包兒里邊兒摸了摸,等郭云蓮走攏來,他把摸出來的東西遞給她。(去年最后一回出山,她悄悄兒叫他從外邊兒給她帶點兒綁頭發的紅頭繩兒跟一個別頭發的簪子。)她把東西拿上就揣到了身上,也不吭個聲兒,只是看了他一眼。他看見,她的眼睛亮了一下兒。她走過去了,他在悄悄兒看她的背影。他的眼睛也亮了好一下兒,她的細溜溜兒的腰桿兒好像在拽他的眼睛。”作家真是惜墨如金,舍不得給人物一句話,甚至連農村戀人間那種簡單稱呼也沒有,而是精心地從現實生活中為人物找到了恰如其分的神態、動作、場合來表現他們的關系和思想。只有具備了敏銳的觀察力,諳熟人物的性格特征和心理狀態,才能賦于人物準確、鮮明、生動的細節。

細節是藝術血肉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也是作品中最生動的一部分。精彩的細節,產生于精心地獨創。不付出心血,不加選擇,未經提煉,隨手拈來的“細節”,是絕不可能產生藝術魅力的。

二、人物是小說的眼晴

小說中的人物,我們通常稱為典型人物;這個人物是作家根據現實生活創作出來的,他不同于真人真事,正所謂“雜取種種,合成一個”,通過這樣典型的人物形象反映生活,更集中、更有普遍的代表性。

羅斯蘭·雷克說:“對人物了解越深,人物就塑造得越好,故事也就越有力量。”

在小說中人物和故事關系是不可分的,選定了人物,就有了故事。故事來源于何處?來源于人物。人物從何而來?從日常生活中、從細微的觀察和豐富的想象中積累而來。

阮家國的小說真實地還原農村生活,具有寫實主義和平民主義的雙重風格,給讀者以“真實與厚重”的感覺。他小說的獨到之處善于透過日常生活刻畫人物,發拙出普通人的高尚品質和精神境界。在《梅子埡》(發表于《當代小說》2010年11期)中,江順有收留了逃難而來的吳嬸母子仨。當天晌午飯是“南瓜苞谷面糊糊,攪糊糊前,大梅給鍋里加了一瓢水,菜臨時也加了兩個,一個炒雞蛋,一個豆豉,還有一個炒洋芋片兒,一個炒嫩南瓜片兒。男人跟大梅說,記著把床鋪收拾一下,黑了熬點臘肉,大梅說曉得。她吃得慢,怕鍋里的飯不夠吃。大魚小魚搶起來吃,大梅小梅才換碗,他們都吃到第三碗了。大梅說,鍋里有鍋巴,鍋巴飯好吃。這一碗,小魚比大魚吃得還快,先去鏟了一碗鍋巴,還沒坐下來就吃了幾口,咋唬說好香。大魚卻擱下碗了,說吃飽了。大梅拿他的碗,把鍋里剩下的鍋巴全都鏟到他碗里。大魚是沒吃飽,磨磨蹭蹭還是吃了。”通過江順有囑咐大梅收拾床鋪、熬點臘肉和大梅把鍋巴鏟到大魚里等描寫,有情有義、淳樸善良的江順有和大梅的人物形象躍然紙上。

阮家國將人物刻畫融入民情風俗、世態人心、生活變遷;融入環境、細節、語言、行動、情態之中,有如溪水自然而緩緩流淌?!讀骨擰罰ǚ⒈磧凇兜貝∷怠?013年5期)中有一段把挑鹽人挑鹽巴的韻味寫活了:“二十條彎彎兒扁擔這時候兒就得攢勁兒了,都叫重重的鹽巴拉直了,刷刷刷,兩頭兒的翹頭兒一彈一彈的,叫鹽巴拽下去,又叫彈勁兒把鹽巴彈上來,一上一下,一下一上。”又如《娘屋》(發表于《文學界》(原創版)2009年1期)中刻畫的人物劉翠云就生動而傳神:“要到娘屋了,轉一個彎,娘屋人就能看見她了。她站住,眼神在周圍溜了溜,從身上摸出衛生紙來,彎腰,用衛生紙擦皮鞋,先擦鞋幫子上的細灰,再擦鞋底邊上巴的泥巴。她還把褲腰略緊了緊,把衣裳下擺和袖頭扯了扯,又掠掠頭發。其實,頭發絲也沒到臉上來,掠掠頭發,好像心里頭才塌實些。好像一切都妥帖了,她才動步,眼神跟著腳步轉彎,眨眼就看見娘屋了,先笑了一下。但是,她笑得有點慌張,笑過后,她心里頭就重重地閃了一下,眼窩里頭跟著就有一點點脹,好像有啥東西要溜出來。”

《娘屋》中對劉翠云的描寫很細膩,特別是“溜了溜”、“塌實”、“慌張”、“閃了一下”、“一點點脹”等語句用得恰到好處。讀者通過人物的神態可能產生疑問:這個十分精致的女人,回娘屋咋還有滿腹的愁緒和淡淡的憂傷。小說中的人物和情節,好像有一只手,拉著你,拽著你,引誘著你讀下去,讀著讀著就陷入作家精心營織的生活場景中:周本順來丈母娘家,劉翠云為何不理不睬?最后,當謎底揭開,讀者才恍然大悟:哦!原來劉翠云在婆家受了氣,劉翠云才叫周本順坐夠了冷板凳。

在阮家國筆下,對人物的性格特征,不加渲染、不鋪陳,常常用傳神之筆加以點化?!痘嗇鏤蕁罰ǚ⒈磧凇堆┝?018年1期)中:“她脫下上身穿的外衣,雙手扒住樹干,雙腿一縱,把腿盡量分開,腳板緊貼住樹干,雙手再朝上爬,爬幾爬就有樹枝丫墊腳了。她一只腳踩住一個樹枝丫,一只手逮住一個樹枝,就能摘到椿芽兒了。” 這種白描的手法,不精描細琢,只簡單幾筆,就勾勒出人物的神韻來?!睹紛盂搿分校何饃舳缸迂?,與江順有父女仨,亂世中相遇相愛,將三對男女之間感情的交流,融入挑水、砍柴、抽煙、喝茶、洗衣服、做靴子及集市買衣料、冬天捕食麂子等一系列生活化、有民俗味的行為細節中,含蓄雋永地體現出來,具有很強的生活質感,也有很強的藝術張力。尤其是江順有和吳嬸兒的交流,淡化在幾次兩個人推讓著抽旱煙袋的情節中,有如竹筍出土,樸實自然。

三、語言是小說的生命

眾所周知,小說是通過語言來描繪生活事件,塑造人物形象,展開作品主題,表達作者思想感情,從而藝術的反映和表現社會生活??梢運滌判愕男∷?,特色的語言就是其生命。

高爾基說:“真正的語言藝術總是非常純樸、生動如畫,而且幾乎是內體可以感觸到的……。”阮家國的小說,無論是敘述,還是人物對白,始終如一地釆用濃郁的地域特色方言娓娓道來,情趣盎然、輕松活潑,讀來就像和一位熟悉的鄉親拉家常,親切而自然。在《核桃園的核桃》(發表于《星火》2015年1期)中,有段充滿生活原味的對話:“陳米香到楊大義家玩,坐在柴火火爐邊烤火。她說周本田,這柴火你怕是烤不慣了,你咋又想起來要回核桃園來住呢?他開玩笑說,還不是想你?她說,想我個屁。他說,也不是不能,你當我真不想?這兒把失口吃虧叫鉆襠,她曉得,自己失口鉆襠了,吃了個啞巴虧。她從身上摸出一個五六寸長的小煙袋娃兒,在他腦殼上晃一下,說,我叫你想,敲你腦殼一煙袋鍋兒,看你還想不。”“他眼尖手快,一下子抓住煙袋娃兒,說,我還正愁沒煙袋吃煙呢。她說,聽說你到處謀煙袋,我還不就是給你送煙袋來了?他拿一塊大煙葉子,掐一下,掐齊整,卷碎煙葉子,卷成手指粗寸把長一筒,塞進煙袋鍋兒,拿起一個煙柴頭兒點煙。咂幾口煙,他說,呃,我記得你也吃煙。她說,你眼睛長到哪兒去了,先頭我不就吃了?他說,我是說你吃旱煙。她說,我是旱煙也吃,紙煙也吃。他起身進屋去,拿兩包紅雙喜煙給她。她說,你給我,那我可就拿上了。他說,拿上拿上。她說,給兩條我不要,兩包我當然得拿上,這便宜到哪兒撿去?”

殊堪玩味的是,阮家國精于遣詞造句,活學活用鄉間俚語、歇后語,有的經過精心提煉后,巧妙而貼切地用在小說中,并形成了自己獨特的語言風格,不但讀起來生動活潑,意味深長,而且使人物的話語和姿態顯出地方色彩,增強了作品的真實感和藝術感染力。譬如:《撿菌子》中:“黃泥巴糊到褲襠里,不是屎,也是屎。”、“烏龜有肉在肚里”、“賴婆娘的裹腳,又臭又長”、“臘肉不擱鹽,有鹽(言)在先。”《耀眼的白光》中:“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不是冤家不聚頭。”、“變豬都不跟你同槽”、“莫吃了果子,還說果子酸。”、“拃把遠”、“寧看狗連襠,莫看人成雙”、“胳膊拗不過大胯”?!噸值亍分校?ldquo;先給她一個個甜桃子吃,再給她扣個大屎盆子”?!洞迓貳分校?ldquo;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咸吃蘿卜淡操心。”、“八字還沒一撇”、“正兒八經”、“黑黢黢的”、“飽一頓,餓一頓,冷一頓,熱一頓。”、“打開窗子說亮話”?!鍛良Φ啊分校?ldquo;命里只有三顆米,走遍天下不滿升。”

阮家國的小說語言凝煉含蓄,言簡意賅,細膩靈動,看似樸素、似有土腥氣,其實是精致而詩性的,是花了心血、用了技巧的。如《核桃園的核桃》中的一段人物對話頗有味道:“陳米香洗頭洗澡后,拿核桃出來吃,跟周本田在院壩乘涼。見他今晚把她給他做的布鞋穿起來了,她問他,合腳不?他說,還不合腳?這鞋簡直就是比著我腳做出來的。她咬破一個核桃,說,咋球搞的,這紙殼兒核桃也難得咬,到底是人老了,我牙齒簡直就不行了。周本田就給她咬核桃,可他曉得,她牙齒怪好怪好,吃干飯還總要吃鍋巴。她不是牙齒不好,是要叫他給她咬核桃。他就給她咬核桃,咬了不少核桃。她吃了幾個核桃,就不吃了,給他剝核桃仁兒吃。他就吃核桃,說,核桃園的核桃,就是香。她說,核桃是長壽果,多吃核桃能長命百歲,你可得多吃點。他說,那你更得多吃點,你多吃核桃,就連頭發都香。她像沒聽清,說,你說啥,啥子香?你倒是再說說看。過好一下,他才說,我是說,人多吃核桃頭發好,核桃園的人都有一頭好頭發。她說,就這?他又不吭聲了。” 這平實的語言透露出脈脈的溫情,宛若山泉水淌過心田,其揮之不去的溫情浸染著讀者的思緒,令人感嘆不已。

評論家說:“小說來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愚以為阮家國的高明之處在于將小說還原生活,把鄉村生活寫得很“瓷實”,很“接地氣”,很有濃烈的鄂西北鄉村生活味兒。因為每一種生活都是具體的,獨特的,不是抽象的、不是想當然的。我們在讀某些小說對生活的描寫時,不是源于現實生活,而是拔高現實生活,盡管文字寫的很精彩,卻往往令人生疑。

四、環境是小說的服飾

小說都有一種感情基調,每篇作品也有一種特定的氛圍,作家往往用生動的自然環境描寫,來渲染故事的氣氛,從而增強故事的真實性,感染讀者。

俗話說,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每個地方都有著不同的鄉土氣息和地方色彩,這些從人們的日常生活中就能看出來。阮家國生于鄂西北竹溪縣的鄉村,筆下自然流露出濃厚的鄉土氣息和地方色彩。無論是對自然景色的描寫,還是對田園風光的描述,都是活靈活現,讓人仿佛身臨其境一般?!睹紛盂搿房氛庋吹潰?ldquo;山上是深山老林,都是密匝匝長滿大樹的大樹扒,有一條草繩子路上山下山。”、“雪下了兩天兩夜,滴水成冰,屋檐上都吊起了又粗又長的大凌冰坨子。” 在《娘屋》中:“太陽好像紅了一些,陽光也有點發紅,照得人暖融融的。”、“太陽變成了一團火,屋后的山上紅得好看。”、“太陽早溜到山那邊去了,天眼看著就要擦黑了。”在《土雞蛋》(發表于《當代小說》2016年8期)中:“早春,油菜花、野櫻桃花搶先開了。一日之計在于晨,一年之計在于春,春天應開個好頭,總該做點事情。”《上門兒》(發表于《星火》2011年6期)中在寫到豐收在望的田野時:“二伏里頭,田水溝兒的苞谷開始黃了,一進三伏,苞谷地里頭星星點點兒的青顏色就叫太陽攆跑了,細細兒看一下兒,個個兒苞谷坨兒都黃殼兒了。”在《娘屋》中:“娘屋這邊的山上,濃密的青色里,已滲出星星點點的亮色,有的葉子都黃了,紅了,紫了。地里,大片的苞谷都收了,也有人還在扳晚苞谷,割晚芝麻。”在《糖茶》(發表于《當代小說》2016年7期)中:“發青了,地里的青草,山上的青色,一點一點地發了出來。二月間雨水多,隔一隔就要下一兩天雨,每下一場雨,山上就又多出一點青色,山色一點一點地清亮起來。”

阮家國筆下的環境,好象是一幅精美的鄉村畫卷,通過情景創設,將聲響、色彩、情形真實、生動、傳神的訴諸文字,讓讀者身臨其境,能夠聽到、嗅到、感覺到這些場景,就像走進了小說的書頁之中,勾起你的閱讀欲望?!渡廈哦肪褪竊兜卦儐至伺┐寰熬?,為人物活動情節的展開渲染氛圍:“旱田在半山腰兒,水田在旱田下頭。旱田的谷子在黃了,谷穗兒上頭的顆顆兒谷子兒都透出一點兒金黃來。水田的谷子比旱田黃得好像還快一點點兒,有的谷子兒都看不出來青顏色了。”接著在寫收獲稻子時:“谷穗兒拍打板桶,接二連三地發出嗵嗵嗵嗵的聲氣兒,這個聲氣兒聽起來又瓷實又妥帖,好像是天底下最好的聲氣兒。等到板桶邊兒上靠著的稻草夠綁谷把子了,打谷子的人會拿幾根稻草就手把稻草從杪子上一扎,再一甩,把草蔸兒甩開,叫草把子穩穩當當地站在田里。”又如《種地》(發表于《當代小說》2017年12期)中“開春了,到底是開春了,山上地里的花花草草好像一夜間都發了起來,這些東西好像在催人種地。”、“地里的積雪還沒化完,花花搭搭的。林百樹又拿起挖鋤下地,把犁過的地再翻挖一道。要種的地,他挖了又挖,整了又整,地里的大小石頭都叫他甩到地外去了,泥土全都整得細茸茸的,地邊跟中間的排水溝也都挖了出來。地平整得差不多了,他又燒火糞。他先在地里挖出三條小溝,在溝面上橫著鋪上一層火糞柴,拿箢箕朝柴上澆一層土,再鋪一層柴,澆一層土,一共鋪了五層柴,澆了五層土。澆上最后一箢萁土,他從這堆火糞下邊的四邊點火。頭一堆火糞的煙火升了起來,他又燒了好幾堆火糞。”

阮家國把自己對家鄉那一片“凈土”的眷戀, 寄托在濃郁的鄉土鄉音鄉情的描寫上。在他如涓涓流水般講述的很小、很細的人、 事、 物中,飽含著一種藝術張力, 隱藏著耐人尋味的意蘊和空間,蘊含著作家細膩而深刻的思想與情感,以及他對堅守在那方熱土上的鄉親們無法割裂的情懷,向我們緩緩鋪開的是一幅完整的農村地方風俗畫卷。

作者簡介:黨世根,筆名二月泉,男,生于上世紀六十年代,湖北省竹山縣城關鎮人,從事新聞工作多年,曾獲湖北省市州報新聞獎,現供職于竹山縣融媒體中心。在各級報刊發表報告文學、通訊、散文隨筆、雜文、小小說、詩歌及新聞作品200萬字。

責任編輯:李艷敏 竹溪新聞網編輯部:0719-2729868
上一條: 竹溪新八景
【竹溪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竹溪新聞網"、"來源:竹溪論壇"或"來源:今日竹溪"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竹溪縣委機關雜志社,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違反上述聲明者,竹溪縣委機關雜志社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竹溪新聞網注明"來源:XXX(非竹溪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布,可與本網聯系,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19-2729868 0719-2722699

相關閱讀
今日推薦
熱點專題
圖片新聞

59558PICDub_1024

59558PICDub_1024 拷貝

關于我們 - 新聞中心 - 網站團隊 - 人才招聘 - 廣告業務 - 網站地圖 - 在線投稿 - 合作伙伴 - 客戶投訴 - 數字報訂閱
群英会复式中奖规则 群英会复式中奖规则
竹溪縣融媒體中心 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嚴禁復制本站內容或建立鏡像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719-2722699 E-mail:[email protected] 
電話:0719-2729868 E-mail:[email protected] 
地址:十堰竹溪城關公園路6號 鄂ICP備08105734號 鄂新網備1007-0002

鄂公網安備 42032402100114號